云浮信息网
健康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

吾乃天命之子 第二百五十八章 邓氏兄弟的决心

发布时间:2019-10-19 11:56:21 编辑:笔名

吾乃天命之子 第二百五十八章 邓氏兄弟的决心

达兰多直立起来,脑袋还晕晕乎乎的。夜色漆黑如墨,迷离地令他神智仿佛都出了问题,不过精神对抗的失败却丝毫不能影响到真实战力上天渊般的差距。

“纪将军,这儿就先交给你来处置了,想必你应该能应付得来吧?”达兰多看着纪乘云的面色,突然变得古怪极了。

“你要上哪儿去?”纪乘云问道。

“我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回去跟主公禀告,至于这些人如何处置,就随将军高兴了。”达兰多说着就赶忙背转着夏言风,举头望天而苦笑,生怕再与夏言风对视。

纪乘云也是在惊诧间咽下了一口接一口的唾沫,同时握紧了自己的三尖两刃刀。眼前的这位名叫夏洛克·威廉姆斯的青年,带给他一种不知深浅的感觉,那双眼睛所透露的气息,神秘且诡异,强大而不张扬,潜在的杀意令他不寒而栗。

这无疑是个极其危险的人物,如果不能为袁夜王爷所用,纪乘云便一定要在这里将他斩草除根。可是,他竟然会害怕!

想到这里,纪乘云不由得自嘲起来,他自打成为了转职战士以后,又何尝惧怕过谁?怎么今天倒怕起一个年轻的小子来了?这还是他勇冠三军的纪乘云大将军么?

“达兰多。”夏言风突然用冷冰冰的声音,喊住了已迈开脚步准备开溜的达兰多,“跑甚么呀?刚才那居高临下,藐视众生的猖狂样子上哪儿去了?”

“哼,司马妖人,你以为这么激我我就会把大事也给耽误了么?”达兰多背对着夏言风冷笑,“今天算你小子走运,不过能压制我的精神力可并不代表你们就能伤得到我的肉体,现在要是真打起来,会死的还是你们,只是今天可没空陪你们瞎玩了。”

夏言风一听,达兰多看来是要走了嘛!等等……难道是去跟幕后黑手通风报信么?哎呦,可真是麻烦呢,真不知是该庆幸还是该担忧呢。

达兰多话音落时,已敞开了背上的一对不大不小的骨翼,扑闪了几下后,骨翼的两侧闪烁起了淡淡的蓝色微光,他就这么扑腾着骨翼直升入天空,旋即做出了滑翔状,飞快地朝北方的天空飞去,远远望去,达兰多的身躯好似一架被神秘蓝光笼罩的飞碟,渐飞渐远,终究与夜色融为一体,消失于茫茫的漆黑夜空里。

这下子,不光是夏言风,露希、梦鱼、典勒、邓家兄弟也纷纷松了口气,达兰多这个煞星1走,空气中的威压感瞬间便被少去了大半。

这时候,邓奇云拿右胳膊肘捅了捅邓奇风的腰,用眼神示意着他。邓奇风也会心的点了点头,之前他所顾虑的主要就是达兰多这个可怕的传说英雄,而达兰多一走,他的压力便减轻了一半,不过他依然没有出手的把握。

“哥哥……你还在……等什么?”邓奇云的神情十分迫切,身后的将士们干等了这么久,手也全都痒痒了,不过他们可没像邓奇风那样,将问题思考得那末全面。

“要战的话……我们还是……没有万全的掌控。”邓奇风咬着牙,“我也知道,这世上很多事情都需要冒险,可是我们输了就输了,身后将士们全都断送了,难道这样也没关系么?”

“哥哥……你觉得……我们就只能种田么……我们就……只配得上种田么?”

邓奇云一字一句,却深深地震动了邓奇风的心扉。他们在做甚么?不,不应该是这样啊,我们的战士之魂,战士之血呢?我们虽是农夫,但也是战士啊!

“邓奇风!”纪乘云突然又恢复了威风凛凛的状态,横刀直指着邓奇风,厉声喝叫,“你们这些只知道开荒种田的愚夫,快给我老实交代清楚,这次奉王爷之命调兵遣将,可不能白来啊!”

“纪将军,既然是王爷的意思,我又怎敢欺瞒?”邓奇风上前,淡定自若地说道,“我已解释过了吧,他们确实只是过路的游侠,至于刚才发生了什么,确实出乎了我的意料。”

“哼哼,刚才那些人确实是动手了吧?夏洛克先生倒是肯归顺王爷,但他那三个队友却抵死不从,所以我完全可以把多朗安的城的全体军民都视为叛贼来处置。”纪乘云哼道,“反正今天把这儿屠干净了,也不会有人知道吧?”

“纪将军,不要言而无信,我可以答应为王爷效命,但你必须马上撤兵。”夏言风义正言辞地伸手拦住了纪乘云的坐骑前,眉心距离三尖两刃刀的刀尖,仅有半米之遥。

“哈哈哈,夏洛克,你甚么都别说了!”纪乘云仿佛一点也不怕夏言风,“你跟他们可不一样,你的精神力能战胜传说英雄,所以我不会杀你,你想怎么样,都随你高兴去。”

“那可是你说的!”夏言风说话间又迈上前几步,纪乘云见夏言风一脸杀气腾腾,便也毫不犹豫地朝夏言风竖着挥了刀!

“言风,危险!”梦鱼失声尖叫,拖着衰弱的身躯拖枪而起,当纪乘云挥刀横斩夏言风脖颈的同时,梦鱼再也顾不得许多,直接用尽九牛二虎把长枪投了上来,随后她就全身脱力地跪倒在地。身体想要在一时半会儿间就恢复过来是不可能的,立马就要投入战斗,实在是太委曲了,但梦鱼实在不能放着夏言风独自冒险而坐视不管。

纪乘云的刀终究还是顿住了,梦鱼的长枪“铛”的一声磕住了三尖两刃刀的刀背上,磨擦的瞬间,火花都溅得满地。

夏言风的瞳孔撑得老大,他的嗓门像狮子咆哮般扯了开来:“纪乘云,你为何要停下攻击?你本来可以一刀砍死我的啊!”

纪乘云停止攻势,并不是是被梦鱼投掷过来的枪阻断的,那杆枪并没有太大的威力,纪乘云完全可以不停下攻击,而夏言风也没有任何想要反击的态势

夏言风只能听天由命,这并不是他不惜命,而是他在赌,笃定纪乘云不会杀自己,而他如果反抗了,那就真的前功尽弃了。

“好!不愧是夏洛克,果然有魄力。”纪乘云挥刀弹开了梦鱼的长枪,仿佛笑得满意,“临危而不乱,勇气与智慧并存,你是可造之材,将来必可辅佐王爷成绩大业。”

“王爷能否成大业,关键还要看他自己的选择。”夏言风笑道,“不过纪将军这般提拔在下,在下深感荣幸,如果有机会,我还真希望与将军这样的人为友呢。”

“呵呵,怎样都好,夏先生也不用再来干涉本将军的决意了。”纪乘云道,“今天,全场上下除了夏先生之外的人,都得死。”

“等等……”夏言风见纪乘云不像是在开玩笑,忙劝道,“我并不是要阻止将军,只是这么做的话……”

“屠城的黑锅,全都由皇帝陛下来背!”纪乘云大笑,“我决定了,今晚此城,鸡犬不留!”

纪乘云举刀向天,身后的旗帜在夜风中摇曳,当他挥下手时,黑金骑士们一片群情激奋!

夏言风摇摇头,他已经阻挠不了什么了,不过万幸的是,他也注意到了,城内的平民早就逃得差不多了,满街的店铺早就纷纭打烊了,要不然也不会一点灯火也不亮,丝毫消息也没有,此刻的多朗安城,除却那些屯田的士兵外,就是空城一座!

“王爷万岁!”

“王爷万岁!”

“王爷万岁……”

响彻夜空的高呼,宛如烈浪的起伏,一声盖过一声,黑金骑士们都高举着手中的长枪长戟对天呐喊。在这一层层惊雷般的宣誓声中,邓家兄弟的脸色却变得阴森而凶煞。

“纪乘云……你这大逆不道的混账,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?”蓦地一声断吼,邓奇风抽出长枪站了出来,迎着纪乘云的锋芒走上去,霎时间,黑金骑士的大阵一片鸦雀无声。

“邓奇风,你是在跟谁说话?”纪乘云面色1沉,厉声喝道,“你们是想谋反么?”

“谋反的人是你!”邓奇风指着纪乘云,义正言辞道,“只有皇上才配称呼万岁,而你却让这些兵士喊‘王爷万岁’,你这不是造反是什么!为了守护陛下的龙威,更为了守护这座城市,这片我们耕耘多年的田地,我邓奇风在此,向你宣战!”

威武霸气的言辞,令夏言风等人皆为之动容。邓奇风,终究找到了战役的理由,终于拿出了殊死1战的勇气!

“哥哥……我……也要跟……这些反贼……血战到底!”邓奇云也坚定不移地拔刀立于兄长的身旁,他的斗志比他哥哥都要来得浓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纪乘云仰天狂笑,“是这样么?好啊,今天就留你们不得了!”

夏言风一时心惊,他不知该如何是好,不过露希却挺身而出道:“这家伙要杀死除队长以外的所有人,我们也无路可退了,让我们拼尽全力再战斗一回吧。”

“不行。”邓奇风坚决地摇了摇头,“你们战斗的已经够多了,身体都还很衰弱,所以,我们不能再劳烦你们了!你们赶忙从西城门离开这里,走得越远越好!”

“哥哥说的对……我们自己的战斗……就应当由自己解决……”邓奇云也道,“你们快走吧……我们……不怕死……我们……替你们挡住反贼……”

“真的没问题么?”露希惊异道,她看得出邓家兄弟的决心,“临阵脱逃,不是我们应当做的,而且,你们不想见到郭星了么?”

“我们虽然因长年种田而消磨了很多的斗志,但我们不会忘记,我们是战士!战斗跟种田,都是一样重要的,所以我们也必须认真地对待!”邓奇云的眼光不容置疑,“相信我们,后会有期,如果你们见到了郭星大人,就请代我们兄弟向他致谢吧……”

普洱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
阳江治疗阴道炎费用
淮安治疗牛皮癣费用
普洱妇科
阳江治疗阴道炎医院